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76588铁算盘 > 76588铁算盘

伊人之声丨伊春我的生命之根


发布日期:2019-11-12 01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有多少次,我在梦里回去了。回到我的故乡,回到那篙草没人、沉积着千百年塔头墩子的大草甸子;回到那条蛇蝎出没,只好用嚎歌来吓走野兽的茅茅小道;回到那风雪弥漫、刮得对面不见人影的茫茫大雪原;回到那间坐落在山坡下的茅草窝棚前,看到母亲手遮夕阳向着远方眺望,看她的女儿是否放学归来了。又有多少次,我神游在那条清澈见底的永翠河边,让河水洗涤我脚丫里的黑泥,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将母亲给我的鱼钩向河里抛去,多么希望能钓到一条鱼啊,好让母亲给我这个馋猫打鱼酱吃。遗憾的是,我从未钓到过鱼,可我每天都满怀希望地钓下去。结果把自己给甩醒了,醒来发现胳膊被枕头压住了。

  我闭上眼睛,极力想回到梦里,回到梦里真好,一个不知愁的傻丫头,一天就知道傻乎乎地唱啊,疯啊,跑啊,多开心哪!

 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漫长岁月淡去了多少往事。又抹去了多少记忆,但是,唯独抹不掉、淡不去的是我对故乡的深情与眷恋。

  三年,在漫漫人生的长河中,不过是一串小小的涟漪。但是,生命的价值并非取决于长短。有时几秒钟,却决定着一个人的生死荣辱,改变着一个人一生的命运。

  而那里,正是我人生的起点——我的人生就是从那个风雪弥漫、人烟稀少的小山沟开始的。

  人的一生,是由一个个桥墩连接成了生命之桥,而生命之桥将决定你承载着怎样的人生重量?在我的人生旅途中,有一座最坚固的桥墩就是来自我的故乡伊春,是她支撑起我生命中最初、也是最重要的分量。

  在那里,茫茫的暴风雪教会我,跌倒了要立刻爬起来,否则就会被大烟泡吞没,从而变成雪堆中的一块冰坨。漫长的山路教会我,遇到狼虫虎豹要学会勇敢坚强,否则可能被吃剩一堆细嫩的白骨,野兽才不会可怜你小小年纪呢。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草甸子告诉我,顽强地走下去,母亲正在家里等你呢。而我向父亲哭着喊着抗争来的小小书包教会我认字、算术、唱歌,教我做一个有文化的人。艰难的求学之路告诉我,孩子,你要好好学习,书本来之不易,千万不要瞎胡混啊。而淳朴善良的父母告诉我,做人要诚实善良,要厚以待人,吃苦耐劳,否则,在这人迹罕至的大山里,你将举步维艰难以生存。

  坐在朋友的车里,一踏进小兴安岭的山区,一见到那满目葱郁的重峦叠嶂,我那颗爱情动的心,就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,打开车窗,吸一口清新的空气,哇,好爽啊!就像小时候放学跑渴了,趴在山边咕嘟咕嘟喝一肚子空山水一样畅快。将手伸出窗外,让山风吹拂我缺少日晒的白胳膊,极目远眺,除了山还是山,除了绿还是绿,没有城市的喧器和拥挤,没有人世间的繁忙与浮躁,只有山的淳朴与绿的清新,向我扑面而来。

  久违了,我的山风,我的大草甸子,我的山涧小溪。还记得吗,那个扎着两只小辫,为了把狼吓跑,整天扯着大嗓门吼歌,总爱给自己和小狗头上戴只花环的傻丫头?还记得吗,在山沟里放羊的瘸爷爷,你一见到我老远就喊:“丫头,你咋不去俺那喝倭瓜粥了?”那个受气的小男孩儿,还记得吗,你冻哭了,我把你的小手伸进我冰冰凉的棉袄里!噢,太久远了,无论是山间的清风,还是曾经的生灵,都不会记得那个小傻丫头喽。无情岁月早已在傻丫头的眼角,镂刻出沟沟壑壑了。但我却记得,无论是一望无际的大草甸子,还是瘸羊倌王爷爷,无论是受气的小男孩儿,还是春天山坡上,一片片落霞一般美丽的达子香花,都一直存活在我的心灵深处,并成为我笔下的生灵,呈现在我《趟过男人河的女人》、《生命的呐喊》等许多作品里。

  但是,当我走进伊春市区,心里却说:“不,这不是我记忆中的城市!”我记忆中的伊春城里,只有两条尘土飞扬的土路,几幢毫不出奇的小楼,就像一个土里土气从没见过世面的村姑。可眼前的城市,却像一颗镶嵌在翠绿丛中的明珠,众山环抱,美丽幽静,不仅有造型奇异、令你惊羡的石林,有你流连忘返的溪水回廊,有如同走进童话世界,坐落在大森林里的北山宾馆,还有千回百转、浪花飞溅、令你时而心悬一线、时而乐不思蜀的漂流,更有当今罕见的原始森林、千年松柏……

  然而,没变的是那亲切的乡音,是那捧给你的一颗颗淳朴而滚烫的心。如果你没有来过这里,没有切身体会,你绝不会相信,在这物欲横流极其功利的世界里,居然还有那么一片没有被污染的土地,还生存着那么一些淳朴、热情,真诚得让你觉得发傻的人群。

  我回来是签售我的新作《生命的呐喊》,“夜经济”方兴未艾。649658金鸡高手论坛。并将签售所得全部捐给四川灾区学子,因而受到伊春市各界朋友的大力支持和关照。每天,我都被热情和真诚包围着。

  我爱我的乡亲,从他们身上,我找到了自己,找到了我的傻气之根。因我就是这样一个热情奔放而浑身冒傻气的人。以往我一直找不到犯傻的原因,现在,我终于找到了知音,找到了我的生命之魂。

  张雅文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,国家一级作家,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国家政府津贴享受者。

  著有《趟过男人河的女人》《绿川美子》《爱献给谁》《玩命俄罗斯》《韩国总统的中国御医》《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》(出版了英文版)等多部作品;发表《走过伤心地》《4万:400万的牵挂》《香魂》等报告文学及中短篇小说数十篇;长篇报告文学《生命的呐喊》获茅盾文学奖。

  作者在伊春市南岔区一个叫绿谭的山沟里度过苦难的童年,曾两次回到伊春,这篇散文真实地叙述和描写了她对故乡往事和故人的怀恋,歌颂了伊春山城的巨变。